<track id="f1jjx"><progress id="f1jjx"><listing id="f1jjx"></listing></progress></track>

<th id="f1jjx"></th>

<video id="f1jjx"><address id="f1jjx"><nobr id="f1jjx"></nobr></address></video>

<address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font id="f1jjx"></font></meter></address>
<track id="f1jjx"></track>
<thead id="f1jjx"></thead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f1jj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th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1jj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f1jjx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1jjx"><progress id="f1jjx"><font id="f1jjx"></font></prog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f1jjx"><delect id="f1jjx"><ruby id="f1jjx"></ruby></delect></menuitem><th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dfn id="f1jjx"></dfn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/meter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f1jjx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f1jjx"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f1jjx"><progress id="f1jjx"><dfn id="f1jjx"></dfn></progress></th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f1jjx"><th id="f1jjx"><menuitem id="f1jjx"></menuitem></th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/meter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f1jjx"><menuitem id="f1jjx"><var id="f1jjx"></var></menuitem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f1jjx"><menuitem id="f1jjx"></menuitem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f1jjx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f1jjx"><menuitem id="f1jjx"></menuitem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廣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感謝贊賞!給好友秀一下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內容棒,掃碼分享給好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點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點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賈樟柯:寫江湖,就是寫人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賈樟柯:寫江湖,就是寫人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虎嗅注:9月21日,《江湖兒女》公映。賈樟柯20日晚間在知乎上公開發表了一篇文章,文章中,賈樟柯分享了電影的創作背景和一些拍攝細節。比如他之所以想寫一個關于“江湖”的故事,是出于對自己一個中風的朋友的感慨,再比如,為了讓廖凡、趙濤表演出跨度20年的時代感,是如何利用燈光、攝影、聲音的處理技巧的......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部電影有一個聽起來充滿了武俠氣息的名字,但賈樟柯想表達的,卻是人情。“我覺得江湖首先是一種劇變、危機時候的社會,還有復雜的人際關系。其次是兒女,兒女就是有情、有義的這些人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轉自賈樟柯公開發表在知乎上的內容,題圖來自視覺中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山河故人》差不多發行快結束的時候,我就特別想拍一個關于江湖的電影。一個直接的原因是我有一個好朋友那時候中風了。他以前是個大哥,早年間,我見過他在江湖特別能打的場景,但是那一年他突然中風。我忙完《山河故人》去看他,他已經可以拄著拐杖走了,但是他穿的衣服比我們提早一個季節,比如說我們穿T恤、襯衫,他已經要穿毛背心了,一下跟我們拉開距離,物是人非,讓我非常感慨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早就想拍江湖,因為我是山西汾陽出生,縣城里面長大的孩子,特別是70年代末,還有很多街頭生活,大哥也非常多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完全是很簡單的情感,一條街可以變成一幫人,一座縣城可以變成一個江湖。既有青春時候荷爾蒙飛揚的記憶,更有若干年后,當我讀書再回故鄉,發現每個人最后命運的軌跡不一樣,很多人是進入到生活的正軌,有的人當了公務員,有的人開始衰老。前一陣子我寫了一篇文章講那時候就想拍一個江湖片,江湖既是我浪漫的想象世界,更是我真實體驗過的生活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我來說,江湖一定有一個動蕩的變化劇烈的時代。就像看的那些電影里面的年代,胡金銓《龍門客棧》《俠女》等大部分放在動蕩的背景里面,都是社會積聚轉型,非常不平靜,人的生活有非常多危機的背景,充滿危機的生活環境,是江湖必要的元素。另外,這其中的人際關系,江湖那些有魅力的人,除了身強力壯特別能打之外,更主要的,他們非常會處理人際關系,非常懂得人情世故,有很多做人的智慧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江湖兒女》這個電影里面有一個關鍵詞叫情義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學過一陣形意拳,教我形意拳的師傅問我們:關羽對曹操和關羽對劉備都是如何?我們不知道怎么回答,也不知道什么意思。他說關羽對劉備是有情、有義,關羽對曹操是有義、無情。那時候我才知道這種情義是可以掰開的,這就是江湖的原則。這個義更多的可能是一種做人的底線,情沒有,但作為人,還有要互相遵守的一些原則、承諾,一諾千金,所謂義薄云天。最終不一定都是愛情關系、朋友親情關系,而是一種公義、正義,這些在我成長過程中影響都非常大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我覺得江湖首先是一種劇變、危機時候的社會,還有復雜的人際關系。其次是兒女,兒女就是有情、有義的這些人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一直想拍這樣的影片,而且我不想把它放在一個時間點,我想拍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,人怎么被改變,江湖道義、江湖情義怎么改變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拍完《山河故人》,那個突發事件讓我決心坐下來,開始寫這個電影。片名《江湖兒女》四個字,我是在2009年的時候最早聽說的,那時候我拍紀錄片《海上傳奇》,這個紀錄片是要在上海、香港、臺灣采訪很多老上海人,他們講很多老上海的故事。我就找到《小城之春》的女主演韋偉女士,她的話題里面有一部分談自己,一部分談背后的導演。她說費穆導演晚年籌備的最后一部影片叫《江湖兒女》,我一聽這個名字就特別有感覺,這一次寫劇本就借用了他的這樣一部片名,來寫當代的故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劇本開始寫作之后,制片、投資方聽說我在寫《江湖兒女》,都以為是寫古裝片,后來知道我寫當下的故事,都建議是不是起別的名字。我后來堅持用《江湖兒女》,因為我覺得江湖情義在當下社會會是什么樣子,這是我用這個電影想探討的,所以保留了《江湖兒女》的中文名字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英文名字有過變化,一開始叫《Money & Love》。當時為什么起這個名字?也跟故事有關。有時候我失眠會聽廣播,廣播里面有很多情感節目,都在訴說,聽來聽去不是缺錢就是缺愛情。我就寫一個金錢與愛情的故事,這17年一對男女也是缺錢且缺愛情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,我寫到廖凡和趙濤的一場戲。因為大同有十幾個火山組成的火山群,我寫劇本的時候常去那里散步,我就把一個場景放在那個火山。趙濤有一句對白跟廖凡說:經過高溫燃燒,火山灰是最干凈的。我寫完這句就想用“火山灰是最潔白的”,因為我覺得人這一生經過很多的情感、生活的歷練,就好像高溫燃燒一樣,最后煙飛云散,挺悲哀,但同時也非常珍貴,因為人再有多少的毛病、缺點,最終還是非常珍貴,這樣就改成了英文片名《Ash is Purest White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劇本寫的過程就開始琢磨誰來演,一開始我挺悲觀,因為電影時間跨度非常大,從2001年到2018年。為什么有這么大的跨度?我覺得人到了這個年齡。過去我寫劇本,不會把人物放在長時間里面考慮,因為沒有時間經驗,那時候生活才剛開始,很新鮮,誰會去想十幾年間遇到的一些事情,也不會想時間對人的改變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40多歲,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后,就有點像裝軟件,最終是裝上軟件。軟件是什么?就是時間感,是看人看事情,不看一時一地,而是看一個比較長的時間。這樣的電影,演員怎么辦?因為他們是從二十五六歲,演到四十多歲,這么長的時間跨度,難度很大。特別是故事起點,人的形象已經定型了,所以形象的塑造很難辦的一件事情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就在想誰能演,后來我想趙濤可以,因為她在《山河故人》里面也演過時間跨度比較長的角色。但需要強調,整個劇本寫的時候,我沒有跟她溝通。大家老誤解,覺得我寫出片名來就找好了女主角,其實沒有,每次我們寫完都要鄭重地討論,確實她比較合適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大部分寫的角色都是北方女性,我自己是山西人,喜歡方言寫作,特別不會用普通話寫對白,不知道怎么表達感情,比如山西話有很多詞,普通話里面是不用的,但山西話可以非常精確地表現那個人的狀態,所以趙濤演我的角色也跟我用山西的語言寫劇本有關,再加上她是一個非常好的演員,就覺得她還可以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另外一個男的就想到廖凡,我是他的影迷。廖凡面臨兩個問題,一個是形象,怎么從二十多歲演到四十多歲,另外是怎么克服山西對白。后來我覺得,只要他是好演員,他就能解決方言這個問題。廖凡看了劇本很喜歡,他在造型上想了很多方法,我也沒見過他留大胡子,他說到中年的時候就留胡子,然后說胡子還要有點灰白,年齡感還是挺大的,我覺得一下解決了很多問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也請了很好的化妝師給廖凡和趙濤化妝,是法國專門化年輕妝的,確實技術非常好。方言的問題則找了山西省話劇院的老師,給他把對白錄出來,他用三個月時間來學,等他進組跟我們拍劇的時候,我非常激動,我覺得他的山西話到了六級水平,比我的英文水平高很多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濤還面臨一個問題,女性皮膚會是更敏感,怎么呈現二十多歲到四十多歲的皮膚?我們開玩笑說組成“《江湖兒女》皮膚工作組”,由趙濤、攝影師、化妝師、燈光指導組成的,他們在現場做很多溝通,用燈光、攝影的技巧來彌補化妝的不足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她在表演的時候找聲音的位置,找得很好,做了三個聲音位置區別。年輕的時候,聲音位置有點干脆,有點尖,逐漸把聲音放下來,一直演中年的時候就是比較厚、比較寬的聲音。這都仰仗演員高超的技術。演員要愛這個角色,也要有這個技術。技術是很重要的,如果沒有演不同年齡段的經驗和技術,很難想象這個電影怎么完成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是時代的再現,怎么重現17年前的街道、車站、麻將室、disco廳等等。我拍戲特別喜歡拍公共空間,人物的劇情發展都會放在公共空間,劇情的發展也會放在公共空間里。17年過去了,社會環境的變化非常大,猛一看跟今天非常像,但那個模糊感拿不準。這時候,美術的壓力就非常大,我們用考證的方法來呈現,這里面最難的實際上是人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場戲是在一個茶樓,那上面在那個年代一會兒唱京劇、一會兒變魔術,各種年齡層的人都有,屬于一種演出模式。我們在拍這些場景的時候,準備拍2001年,副導演說明天需要300個演員,帶回來,有一半不能用,十幾年前的臉跟現在的臉不一樣,國人長得真的變了,皮膚、骨骼跟17年前是完全不一樣,你仔細看,我也不知道怎么會變,我覺得是不是漢堡包吃多了,一看就是長期出入麥當勞、肯德基的面孔。我們在劇組就說,明天過濾一下,不要有漢堡包臉進來,每一個人都要挑適合那個年代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正好從2001年開始有了第一臺DV攝影機,那時候還叫掌中寶,但是還沒有到高級,只是家用的,我用那個拍了很多記錄素材。這個工作習慣一直到后來才減少了,從來沒有整理過,也沒有剪輯過,我就跟美術指導一起看過去拍的記錄。記錄里面就有那個年代的公共汽車是什么樣的,通訊器材是什么樣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記得美術指導跟我討論一個問題,我們倆就在那兒傻掉了。他問我,賈導2001年,你記得染不染頭發?我一下愣住了,我覺得好像是染,他說不染。他說不染,我覺得好像是,太早,沒有染。我一說染,美術指導糊涂了,說可能是染。我說看素材,翻來一看,那時候已經開始染發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這些素材過程中讓我特別興奮,突然發現這十幾年我一直用不同的攝影機拍不同的素材,有家用的掌中寶,有后面的HD DV,有16毫米,有35毫米,有一款數碼攝影機,他原理是每秒拍24張照片的攝影機,一直到現在的6K、8K高像素的攝影機都有。回看這十幾年中的影像,確實這十幾年電影處在一個活躍期,特別是數碼技術崛起之后,電影技術進入到數碼時代之后變化是非常快的,有很多影像現在拍不出來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最早用掌中寶的DV,那時候拍方形的,現在已經都可變了,那時候只能拍4:3。像素也有低的,但有一種美感。2001年拍的,今天的目光看虛的,但就那種時代感,那種數碼記錄人的社會形態,特別有意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跟攝影指導說,我們可不可以用多種攝影機來這個電影影像的拍攝?攝影指導是我第一次合作,是法國的一個攝影師,他拍過很多著名的電影,他看了我的素材之后非常喜歡,他對技術要求非常嚴格,但是他看后非常喜歡,之后他就跟我說,有兩種拍法,一種拍法是讓影像有強烈的對比,一種是緩慢的過渡,我說我喜歡緩慢的過渡。因為這17年處在一個劇變里面,我們身處其中是不自知的,不自覺的,突然回頭看,發現綠皮火車換高鐵了,摩托羅拉換蘋果手機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在其中,每一個變化到來的時候并不知道會給人帶來什么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一直記得我上高中的時候學英語,主要是教大家計算機的詞匯,講互聯網可以做什么,完全是當科幻片來看,但這幾年全實現了,我覺得我見證了科幻小說實現的那一天。我想做出這種不自知。我們就從最低象素的攝影機用起,做那種漸變,做了大概三個多月,在不同地區,不同光線下。所以《江湖兒女》這個影片引用六種攝影機呈現17年的變化,于是現場就很搞笑。我們在大同拍的時候,三百多人的攝制組,浩浩蕩蕩,一堆人圍著一臺攝影機,旁邊圍觀的都覺得我們是騙子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有音樂,有一些場景比如用了disco,因為那時候年輕人就沒啥地方去,打臺球、disco,沒事干才會打架。可去的地方太少了,disco里面用了《YMCA》這首歌,卡拉OK用了《淺醉一生》,是《喋血雙雄》的主題音樂。除此之外,還有電子樂,我覺得林強的電子樂抽象感跟電影背后時間流逝很貼切,就做了這樣的貼合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整個電影最新鮮的還是拍江湖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我過去很多電影也是有江湖味,有江湖感的,比如說《站臺》是一個文工團流浪演出,10年里面走鄉串戶演出,也算江湖生涯,但直接拍這種江湖人士,拍大哥的故事還是第一次。第一次,我就想一定要拍出生活環境中的江湖,不是香港電影里面的江湖,也不是意大利電影中的江湖,他就是江湖兒女。在不自知中,大家已經是江湖中人,那些處理人的關系、方法也都是中國式的。我覺得這是最難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到底寫江湖就是寫人情,寫江湖就是寫人和人的關系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*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虎嗅網立場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由 賈樟柯? 授權 虎嗅網 發表,并經虎嗅網編輯。轉載此文章須經作者同意,并請附上出處(虎嗅網)及本頁鏈接。原文鏈接:http://www.eeow.tw/article/264044.html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來面前,你我還都是孩子,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+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9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點什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海十一选五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