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f1jjx"><progress id="f1jjx"><listing id="f1jjx"></listing></progress></track>

<th id="f1jjx"></th>

<video id="f1jjx"><address id="f1jjx"><nobr id="f1jjx"></nobr></address></video>

<address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font id="f1jjx"></font></meter></address>
<track id="f1jjx"></track>
<thead id="f1jjx"></thead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f1jj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th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1jj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f1jjx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1jjx"><progress id="f1jjx"><font id="f1jjx"></font></prog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f1jjx"><delect id="f1jjx"><ruby id="f1jjx"></ruby></delect></menuitem><th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dfn id="f1jjx"></dfn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/meter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f1jjx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f1jjx"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f1jjx"><progress id="f1jjx"><dfn id="f1jjx"></dfn></progress></th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f1jjx"><th id="f1jjx"><menuitem id="f1jjx"></menuitem></th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/meter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f1jjx"><menuitem id="f1jjx"><var id="f1jjx"></var></menuitem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f1jjx"><menuitem id="f1jjx"></menuitem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f1jjx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f1jjx"><menuitem id="f1jjx"></menuitem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?#34892;?#36190;赏!给好友秀一下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内容棒,扫码分享给好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点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华为起诉美国政府,法院已发传票,但这只是开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华为起诉美国政府,法院已发传票,但这只是开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冰川思享号(ID:icereview),作者:关不羽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月7日,华为正式宣布起诉美国政府,一石激起千层浪,引发国人围观热潮。争论之声刚刚起来,一则“大好消息”横空出世,题为“华为起诉新进展!联邦法院已给美国政府发传票”的报道引发很多乐观的评论。有必要先把这个插曲解释一下,在美国司法系统的民事诉讼案中,送达传票是只是一个简单的程序,没有什么含金量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华为起诉美国政府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通俗地说,就是通知被告?#25509;?#20154;起诉你了,你要?#20174;?#35785;。至于报道中着重指出的“传票中写明,美国政府方面需要在收到传票后的60天内(但不包括收到传票之日)给出回应,否则就会被默认判决败诉。”也是格式化的“套话?#20445;?#24182;不表示法院任何倾向性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传票送达后,正式开庭进入的是审前程序,审前程序的首要目的是法官判断是不是受理这个案?#21360;?#19968;般是开个会,双方提出动议。华为这个案子中,美国政府肯定会提出驳回诉讼请求的动议,这将是第一场激?#21307;?#38155;。法官会做出裁定,并解释理由。只有在这一步才知道法院是否受理该案了。国内媒体把送达传票当中要进展来发布,主要是按照我国司法诉讼程序的理解,因为我国法院只有正式受理案件后才会发出传票,送达传票属于司法行为,在美国并非如此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注美国司法?#24405;?#20013;,一定要留意程序。英美的普通法体系程序极为严谨,而且与我们熟悉的法?#21830;?#31995;差异很大,张冠李戴混淆概念会引发很多误会。要围观美国司法?#24405;?#20999;忌先入为主。一定要细心、耐心,要关心技术细节。华为起诉美国政府才开个头,他们的起诉对象是谁?诉求是什么?阶段性目标是什么?——这些才是目前的正题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1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起诉书中,华为将一批美国高官包括总务署署长、劳工部长、卫生与社会服务部长、教育部长、农业部长以及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一并列为政府方面被告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华为根据美国宪法和《美国法典》提起诉讼,申诉?#23545;?#32752;·s·麦凯恩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》第889条的相关规定违背美国宪法。其将华为生产或提供的某些设备和服务列为规定“涵盖的电信设?#23500;?#26381;务?#20445;?#24182;据此限制执法机构、联邦政府承包商,联邦贷款和拨款接受者采购和使用此类设备。华为同时也寻求解除相关禁令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政府被企业告上美国法庭算不得什么新闻,因为在英美法系中政府的司法特权十分有限,且司法系统独立?#38498;?#24378;,各级政府被企业、个人请上被告席的?#24405;?#26102;有发生。华为宣布起诉后,相关评论已经很多了,其中有两个案例被很多评论者引用: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是卡?#36864;?#22522;案,即2017年9月美国国土安全?#31354;?#23545;俄罗斯卡?#36864;?#22522;软件发出了使?#23186;?#20196;后,卡?#36864;?#22522;公司起诉美国政府;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华为起诉美国政府(图/东方IC)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个是2012年9月28日,美国总统奥巴马以涉嫌威胁国家安全为由,签署总统令叫停三一集团关联公司美国罗尔斯公司(Ralls)在俄勒冈州投资的风电项目,随后由三一集团关联企业罗尔斯公司出面起诉奥巴马和CFIUS(美国海外投资委?#34987;幔?/span>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应该说,这两个案例都和华为此次的起诉有一定相关性,但是也有一些重要的区别,需要仔细辨析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0154;?#21345;?#36864;?#22522;案,这个案件与华为起诉的性质接近,都是以国家安全为由被美国政府强?#20449;?#38500;。而起诉理由中都援引了美国宪法的“正当程序条款?#20445;?#21363;“未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、自由或财产”。因为美国政府在限制这两家公司时都没有经过任何公开程序——没有举行听证会,也就没有相关的公开证据、质证辩论和申辩程序。而卡?#36864;?#22522;的起诉在去年被法官驳回,连诉讼程序也未进入就无疾而终,这令很多人对华为的起诉很不看好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,这两个案子存在着微妙但关键的区别。卡?#36864;?#22522;起诉的对象是美国国安部,而国安部的使?#23186;?#20196;是基于法律的一般性原则赋予行政机构的自由裁量权颁布的。也就是说法律规定了若干准则,行政机构根据这些准则执法,而执法的尺度由行政机构自?#20449;?#26029;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官驳回起诉并不令人感到意外,司法与行政、立法的分立原则,固然不支?#20013;?#25919;干预司法,也不鼓励司法轻易涉入行政。只要在行政权合法的自由裁量范围内,即便在结果上存在某种程度的争议点,司法机构?#19981;?#26497;为慎重地考虑是否介入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卡?#36864;?#22522;向美国政府出售的软件总价?#21040;?#20026;不到5.4万美元,仅相当于其美国子公司在美国市场上总销售额的0.03%左右,损失微小到近乎忽略不计。?#21307;?#20196;仅仅要求政府机构将其软件卸载,法官认定禁令是“防御性措施”而非?#22836;#?#35748;定不违宪,是有充分依据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2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华为与卡?#36864;?#22522;都是起诉美国政府机构,但是侧重点不同。华为是直接针对行政授权的立法来源,2019财年《国防授权法案》第889条款。由此,华为主张此案不仅涉及?#20581;?#27491;当程序条款?#20445;?#20063;涉及到美国宪法的“归属条款?#20445;?#21363;“合众国的司法权属于最高法院以及由国会随时下令设立的低级法院”。也就是说,如果第899款被视为针对华为的?#22836;?#25514;施,不仅是程序不正?#20445;?#36824;关乎司法审判权被立法机?#23448;?#36234;的问题。违宪性质远比卡?#36864;?#22522;案要严重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华为还专门提到了第889款对华为的明确针对是刚性排除,没有给行政部门留下《行政程序法》所赋予的自由裁量空间。这一点非常重要。因为行政机构的自由裁量权恰恰是卡?#36864;?#22522;案被驳回的关键因素,明确这一点就是为了区别两案的性质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之华为被全面封杀的性质、损失程度与卡?#36864;?#22522;被“定点清除”有天?#20048;?#21035;,很难被解释为“防御性措施”。 综合上述因素,卡?#36864;?#22522;起诉被驳回并不意味着华为?#19981;?#36973;遇相同的命运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以肯定的是,华为在起诉前对卡?#36864;?#22522;案进行了充分研究,很有针对性地提出了自己的主张。当前的目标就是要让法院受理此案。一旦法院受理该案,情况就会大为不同。三一重工的案例就是如此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2012年,三一集团就美国风电项目起诉美国政府(图/东方IC)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一重工案以起诉方胜利告终,因为在美国一旦进入司法审判程序,政府机构和企业、个人将按照严格的程序对等博弈,这对企业和个人是非常有利的。不过,这个案件和华为案的性质相差甚远,不能作为判断华为胜率的依据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政府的禁令是针对三一重工在美关联企业罗尔斯收?#26680;?#20010;风力发电站,是一个具体的并购业务,而不是针对公司本身。尽管案件细节很复杂,但是性?#24335;?#20026;单纯,成熟的案例也较多。此类案件的成败主要取决于技术细节,案件性?#26102;?#36523;并无太多复杂之处。华为案涉及多项宪法条款,?#26234;?#25199;到立法问题,两者的可比性并不大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且,三一重工案真正决策机构CFIUS(美国海外投资委?#34987;幔?/span>由11个美国政府部门和五名观察员组成,成员之间对禁令的意见并不一致。主要反对意见来自国防部,财政部则竭力撇清关系。中方代表律师的律所也认为CFIUS并没有专门针对中国企业的意图,主要是沟通问题,有一定偶然性。而华为和美国政府之间的冲突已经极为激烈,美国朝野对其封杀的动作很大,不是四个风电站的收购项目可比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3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,华为的胜?#23454;?#24213;有多高?#32943;?#22312;要做判断还言之过早。还是那句话,关注程序和案件本身的细节。但值得一提的是,华为在美国司法体?#30340;?#30340;“作战经验”是任何其他中国企业都难以企及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2003年,华为和思科之间就发生过司法大战,起诉和反诉你来我往,最后在开局不利的情况逐步追赶,最后成了双方都能接受的和解。去年年底华为在美国起诉第四大电信运营上T-Moble,涉及到对方专利侵权,案子也不小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起诉美国政府相比,公司之战并不轻松多少。因为美国司法系统立场预设,就是对政府更侧重监督,而?#21592;就疗?#19994;、本国公民则是注重保护。而且,美国大型企业在司法领域投入的资源巨大,实力并不逊于政府机构。华为能逼和思科、主动发起诉讼对美国司法的运作是非常熟悉,并能加以利用的,与889条款涉及的“另一?#19968;?#26500;”的水平不?#36175;?#26085;而语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中国国际化最成功的企业,华为?#38498;?#22806;诉讼是很有经验的。在美国?#30446;?#32458;绊多年,法律合作机制、团队都很成熟。此次起诉美国政府不可能是盲目之举。现阶段性目标很明?#32602;?#23601;是让联邦法院受理这一案件,官司能够打得起来就是一半胜利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美国司法系统不仅是审判机构,而且是一个披露信息和审查信息真实性的舞台,双方举证、质证的过程必不可少。上次和思科的官司中,华为通过积极应诉反诉,借助司法程序,澄清了很多不实的知识产权指控,收获颇丰。这次的思路应?#32654;?#20284;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综上所述,对华为而言,起诉美国政府的最大风险是和卡?#36864;?#22522;一样直接被驳回,而不是打输官司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冰川思享号(ID:icereview),作者:关不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网立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由 冰川思享号? 授权 虎嗅网 发表,并经虎嗅网编辑。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,保持文章完整性(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),并请附上出处(虎嗅网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:http://www.eeow.tw/article/288566.html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按?#23637;?#33539;转载者,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面前,你我还都是孩子,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+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点什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海十一选五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