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f1jjx"><progress id="f1jjx"><listing id="f1jjx"></listing></progress></track>

<th id="f1jjx"></th>

<video id="f1jjx"><address id="f1jjx"><nobr id="f1jjx"></nobr></address></video>

<address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font id="f1jjx"></font></meter></address>
<track id="f1jjx"></track>
<thead id="f1jjx"></thead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f1jj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th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1jj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f1jjx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1jjx"><progress id="f1jjx"><font id="f1jjx"></font></prog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f1jjx"><delect id="f1jjx"><ruby id="f1jjx"></ruby></delect></menuitem><th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dfn id="f1jjx"></dfn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/meter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f1jjx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f1jjx"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f1jjx"><progress id="f1jjx"><dfn id="f1jjx"></dfn></progress></th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f1jjx"><th id="f1jjx"><menuitem id="f1jjx"></menuitem></th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/meter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f1jjx"><menuitem id="f1jjx"><var id="f1jjx"></var></menuitem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f1jjx"><menuitem id="f1jjx"></menuitem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f1jjx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f1jjx"><menuitem id="f1jjx"></menuitem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?#34892;?#36190;赏!给好友秀一下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内容棒,扫码分享给好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点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废弃医院的地下室里有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视频加载中..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载虎嗅APP, 观看高清视频 new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标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可能是你2019年第一次属于城市的冒险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这么一个男孩,他去过1223次城市里你找不到、也不敢去的地方,现在他带我们进了一个废弃医院的地下室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说了自己为什么会?#19981;?#36825;样:“其实废墟里那些东西不可怕,可怕的是人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群人管自?#33322;小?#24223;墟猎人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日本,有一座名?#23567;?#20891;舰岛”的岛屿,由于政府经济转型,岛上居民于1974年集体迁出。无人居住的岛屿如幽灵一般漂泊在海上,人?#21069;?#37027;里称为“鬼岛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2009年,日本政府将军舰岛解禁,开放了这里的参观,不过目前仍然不?#24066;?#31169;人?#31995;海系?#30340;唯一途径是通过政府认可的航运公司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环境阴森,电影《大?#30001;?》《007天幕危机》《进击的巨人(真人版)》都曾经在此取景。这里也是废墟探秘爱好者们to-go-list上的必去地之一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世界范围内,类似军舰岛这样的废弃之地不胜枚举,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专门前往城市以及周边地区的废弃场所: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有工人的工厂,没有医生的医院,没有乘客的地铁······总之一切失去人类活动的废墟,都是这群人的心头好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,被称作“城市废墟探险者”(Urban Explorer)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5年出生的王斌,就是一名“城市废墟探险者?#20445;?#20182;的?#23616;?#26159;摄影师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受父亲常年户外探险的影响,王斌十分热衷探险运动,但王斌之所以?#19981;?#25506;索废墟,是因为他学生时代的经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小时候学习不好,同学们孤立我。有次同学把我打了,但老师让我站在讲台上,然后去批评我。我很愤怒,但又无能为力,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人群中体验过孤立无援,王斌爱上了没人的地方。一旦进入废墟,他?#36879;?#21040;特别的安全,特别的自由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在废墟里只有你自己,我面对的一切都是最真实的,我的?#24535;澹?#25105;的惊喜,还有我的胆怯,人是无法欺骗自己的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废墟探险者一般都是单独行动,靠卫星地图锁定地点,爱好者之间不会互相告知废墟的所在。所以这至今都是小众活动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豆瓣上,创建于2007年的“北京废墟探险团”小组目前只有9580位成员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实上,由于涉及到?#22336;?#38544;私与私闯民宅,废墟探险至今在合法性上有着很大争议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什么废墟探险者们要以身试法,英国作家阿兰·德波顿在《身份的?#23396;恰?#37324;是这样描述废墟情结的: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屋顶将会塌陷,银行将会变成废墟,我们将会死去,每一个我们所爱的人都将去世,我们所有的?#21024;停?#29978;至连同我们的名字都将深埋于地下。如果这样的想法能?#35805;?#25242;我们,那是因为在内心深处,我们本能地知道我们的痛苦与抱负之庞大密切相关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宏大的自然景观与废墟一样,能够起到相同的减?#33322;孤?#30340;作用,因为宏大的自然景观是无限空间的代表,就如同废墟是无限时间的代表一样,与无限的时间相比,我们虚弱的、?#28120;?#30340;生命与飞蛾或蜘蛛的生命一样微不足道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7492;?#29305;立独行的小众团体背后,实则是大众?#23396;?#19979;年轻人寻求心理慰藉的另一种尝试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为自己的第1223次废墟之旅,王斌此次探索的,是某城市的一家废弃医院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秉承着“除了脚印,什么都不要留下;除了照片,什么都不要带走”的“行规?#20445;?#29579;斌在此拍照纪念之后就匆匆走人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临走前他去门口保?#27850;?#25171;探消息,看门的大爷告诉他:“这里要拆了,过几天就炸了,炸药都埋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+1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别打CALL,打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完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多15字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人已赞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说点什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海十一选五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