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f1jjx"><progress id="f1jjx"><listing id="f1jjx"></listing></progress></track>

<th id="f1jjx"></th>

<video id="f1jjx"><address id="f1jjx"><nobr id="f1jjx"></nobr></address></video>

<address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font id="f1jjx"></font></meter></address>
<track id="f1jjx"></track>
<thead id="f1jjx"></thead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f1jj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th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1jj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f1jjx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1jjx"><progress id="f1jjx"><font id="f1jjx"></font></prog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f1jjx"><delect id="f1jjx"><ruby id="f1jjx"></ruby></delect></menuitem><th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dfn id="f1jjx"></dfn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/meter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f1jjx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f1jjx"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f1jjx"><progress id="f1jjx"><dfn id="f1jjx"></dfn></progress></th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f1jjx"><th id="f1jjx"><menuitem id="f1jjx"></menuitem></th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meter id="f1jjx"></meter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f1jjx"><menuitem id="f1jjx"><var id="f1jjx"></var></menuitem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f1jjx"><menuitem id="f1jjx"></menuitem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f1jjx"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f1jjx"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f1jjx"><menuitem id="f1jjx"></menuitem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流水线上的深圳博士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4-24 16:0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流水线上的深圳博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题图来自东方IC,本文来自界面新闻,记者:林腾,编辑:方园婧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午3点,周琨准时关掉了办公室的电脑。几个小时前,他还在实验室做着视觉定位技术的研究,还没来得及更换身上穿的拉夫劳伦POLO杉,他就开上了车,从深圳南山赶往东莞长安的工厂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马上要转换另一个角色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天,周琨是深圳一家视觉传感器公司的CEO,他在这里带领着团队研究着尖端的视觉定位技术。员工们评价他:儒?#25319;?#22909;好先生、有学者气质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午,周琨则要化身工头,在东莞的流水线上参与生产制造。厂里的人则对他有另一番看法,觉得他严厉、强硬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琨今年40岁,清华毕业后在美国工作了几年,决定回国创业。他现在已经习惯了?#21051;?#30340;角色变化,虽然他也会?#32423;?#35843;侃说,?#21051;?#25319;螺丝的生活跟他预想中的创业完全?#28784;?#26679;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,深圳已经出现了一批这样的高学历创业群体,上能进实验室做研究,下能到工厂拧螺丝。随着产业链越来越成熟,竞争越来越激烈,“能文能武”成了深圳做硬件创业的标配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能文能武”的博士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圳南山的交通井然有序,然而当看到了“东莞?#38431;?#20320;”的字样,小货车们便开始无规则挤占道路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琨已经有点焦虑不安,即便在曾经创业最为艰难的时候,他也气定神闲,但是到了东莞厂房周边,他的眼神中已经露出了凶狠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厂长挺直了身体,他已经在厂房门口等待已久,周琨一下车,他便迎接了上来。在郑厂长眼里,这位文化人管理工厂非常强硬,?#20154;?#20043;前所服务的客户都要更为苛刻,容不得生产过程中的一丝差错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琨面无表情,巡视着流水线上的工人,着急的时候,他还会亲自直接上手拧螺丝。郑厂长形?#23433;?#31163;地陪同着周琨,因为周琨下了死命令,如果发现有工人没有按规则操作,就要罚厂长100元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琨在东莞长安的生产线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琨在清华念完本科和硕士后,曾在芝加哥贝尔实验室工作了两年。学习和工作的研究方向包括精密仪器、自动化、图像处理等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,周琨决定把他研究的技术产业化,他将创业的地点设在了深圳,并在几十公里外的东莞市长安镇租了一条产线,用以生产体感摄像头、激光雷达等设备。公司出货量已经达到了几十万台,电视公司、扫地机器人等厂商都在购买他的设备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以为可以像教授一样岁月静好地搞研究,其实现在大部分时间要在工厂拧螺丝。”周琨对界面新闻记者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去几年,深圳硬件创业已经度过了野蛮成长时代,如手表、手环、自拍?#35828;?#32452;装模式的消费电子已经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有核心技术?#20598;?#30340;上游产业链项目,其中绝大多数是AI、传感器、芯片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炙手可热的科创板数据显示,在接近2000个进入辅导期的IPO项目中,科技型企业(含“高端装备、高端技术、机器人、集成电路、电子软件、医科、生物、网络、新材料、?#23653;?#28304;、医疗医药和智能?#20445;?/span>有729个,?#24613;?#23558;近一半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越来越多像周琨这样的高学历人士来到了珠江三角洲,他们带着多年潜心研究的技术理论和算法,想在这片产业配套丰富的沃?#26519;姓业?#21464;现的机会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珠三角虽然制造业发达,但工厂并不是象牙塔。技术理论即使前沿,要让技术变现的话,生产并不是一件容易度过的难关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哈尔滨工业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博士、乐聚机器人的CEO常琳说,我们是博士,确实没想到最后却要蹲工厂了,去年在工厂里熬着还损伤了身体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密西西比大学物理声学博士、通用微CEO王云龙说,刚建工厂的时候,工人们还偷偷在产线上玩手机,管理工厂比管理技术人员?#35759;?#39640;太多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绝大多数博士们来说,西装革履,充满科幻的场景会在这里灰飞烟灭,剩下的只有一台台自动运转的生产设备以及流水线上的厂哥厂妹。但这可能是离成功最近的一次机会,谁都不愿意继续端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味创新还是量产为王?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琨崇拜的是深圳大疆。这家公司的CEO汪滔带着绝对领先优势的飞控技术,通过深圳的产业链快速成为了无人机领域巨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琨也曾经以为,有技术就能横扫一?#23567;?#20182;研究的是视觉定位传感器,能够精?#33539;?#20301;到亚毫米级别,同时也能在很大的空间范围内进行定位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对于买单的客户来说,这些都不?#20146;?#21560;引人的地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几年前,周琨在研发样机的时候,关心的核?#33041;?#32032;是测量距离、帧率、精度等测量指标,只要这些数?#30340;?#22815;超越同行,他便会高?#35828;?#36339;起来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有一天,周琨信心满满地把技术方案给客户展示的时候,对方只回复了一句话:“我?#36824;?#24515;你这东西能不能批量稳定制造出来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5300;业?#26102;都懵了,我听不懂客户在说什么,什么叫批量稳定制造?”周琨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批量稳定制造,通俗理解就是量产。一款产品在上市之前,会经历研发、测试、试产、量产等几个阶段,量产意味着产品和制造之间已经形成了完美的契合度,能够给客户稳定交付产品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?#20204;埃瑅ivo执行副总裁胡柏山曾对界面新闻记者说,他们在采购元器件上,首先考虑的技术上要能够大批量生产,其次才是价格,因为他们面对的是百万级的消费者,稳定的技术才?#20146;?#20851;键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腾讯AI加速器负责人对界面新闻记者说,他们挑选、扶持的项目,除了技术成熟,产品能批量生产也是会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对于博士们来说,这可能?#20146;?#33392;难的?#26041;凇?/strong>研发技术可以取得竞争优势,但要真正转化成市场优势,必须有与之匹配的强大制造能力才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富士康不是万能的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制造业的探索之路开始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富士康和比亚迪是在深圳制造的第一站,但?#23548;?#19978;,这样的大型公司并不是万能的。因为像周琨做的视觉传感器这样的新兴设备,擅长制造手机和电脑的富士康们其实并没有多少经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富士康也瞧不上我们,100万台在我看来是大生意,在他们那连项目都立不了。”周琨说,曾经想过把生产制造完全外包,自己放手?#36824;埽?#20294;后来发现这是一条行不通的路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产品外观当中的塑料壳这些结构的参数,可以用3D建模。但是真正到工厂开模的时候,会发现外壳之间互相干涉和遮挡,这个可能就需要重新进行设计上的调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造不出来没用,如果造出来不稳定,出故障,同样也不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琨以前在研发测?#20113;?#38388;做几千台样品的时候,零部件的选择都不会考虑太多。但是现在要生产大量的设备,更?#28784;?#20010;电阻或者一个插头?#24613;?#24471;非常慎重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做一千台标准和一万台的标准完全?#28784;?#26679;,做一万台和十万台的标准又完全?#28784;?#26679;,这是我的体会最深一点。”周琨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当产量达到一定规模之后,小到一颗螺丝都会引发蝴蝶效应,对于生产方来说,牵一发而动全身,所以必须对供应商产?#26041;?#34892;精挑细选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琨的做法是,跟供应商们签订苛刻的质量保证协议?#22836;?#34892;检查规范。如果出了问题或被飞行检查发现违规,供应商要负责赔偿或被罚款。其次是制定一个严格的供应商评审流程,包括勘测,巡查等。“这对于供应商来说一把利剑。”周琨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能够量产并不是终点,如果没有把市场需求预测准?#32602;?#20063;会是一个天大的灾难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琨生产的激光雷达主要采购方是消费电子类公司,它的特点是销售会有周期?#21592;?#21270;,并不是均匀的出货量,比如在下半年8、9?#36335;?#30340;时候会突然出现销售量的“尖刺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少的时候两三万台,多的时候有20万台,如果要求一个月供货十万台,对我们的生产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”周琨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整个消费电子的链条当中,元器件供应商处于相对弱势的?#26041;凇?#22240;为从下订单到出货,某些行业的采购客户可能会有6个月的时间账期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备货不足,往往会造成两个结果:丧失市场,挣不?#35282;?#27492;外客户会质疑公司的供应能力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备货太多,也是一个风险。如果客户遇上了市场变化,在这期间突然减少了订货量,就会形成库存积压,对供应商的现金流带来极大的影响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可能是周琨最为在意的一点。因为在著名的乐视危机中,周琨的公司正是受害的供应商之一,他为此耿耿于?#24120;?#24182;把制造的经验谨记在心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周琨对销售部门提出要求,宁愿牺牲利润,也要尽可能降低账期,不然对会增大公司的经营风险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以前瞧不上制造业,感觉很?#25237;耍?#20294;说实话,现在觉得富士康这样的公司真是了不起。”周琨在经历了一系列“坑”之后感叹到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1月,周琨?#27779;癈EO的欢创科技完全自主研发的高精度定位?#20302;?#36890;过了巨头中国商飞的验收。这套?#20302;?#32467;合了欢创科技自主研发的多传感器融合技术,可以实现在大空间范围内,实时跟踪机?#24403;?#26411;端的六自由度?#21050;?#24182;实现亚毫米级别的精?#32423;?#20301;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谈起这个大订单,周琨眼神中的烦闷顿时烟消云散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水土不服的硅谷模式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穿着西装死,不如光着身子活。”王云龙博士回忆起自己这一路创业历程,这么总结道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云龙今年50岁,曾在90年代初跟马云认识于杭州西湖边的英语角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后他在美国留学及工作20多年,操着一口流利的美?#25509;?#35821;,美式烙印深厚。为?#25628;有?#32654;国的生活方式,王云龙还把一个跑步机放在了简陋厂房的门口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云龙博士与生产总管交流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云龙?#27779;癈EO的通用微公司产品分为软件和硬件两类。硬件方面,目前通用微生产的硅麦(使用MEMS技术制造的微型麦克风)水平已经达到与音频器件大厂楼氏、英飞凌同一水?#21073;?#20063;在国内领先于同行,产品已在国内外蓝牙耳机、手机及周边产品中应用。软件产?#20998;?#35201;包括基于机器学习的声学降噪技术、?#24230;?#24335;远场语音?#21483;?#25216;术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带着多年的声学技术积累,王云龙在2016年来到了深圳宝安,搭建工厂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美国,硅谷的程序员们非常自由,不用打卡,一天工作六个或者八个小时都无所?#21073;?#21482;要按时完成任务即可。这种做法赋予员工更多的自由,也能最大限度地保护他们的创意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云龙想当然地将“硅谷自由?#22791;?#21046;到国内工厂,刚开始,他还对自己的做法沾沾自喜,但?#23143;缶头?#29616;自己太天真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6696;?#26412;不能按?#23637;?#35895;模式去做。在国内,每一个点都需要管理人员时时检查员工们有没有做完规定的任务,因为他?#20146;?#26377;一堆理由来解释为什么没有完成。”王云龙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硅谷的模式以自由和扁平化著称,每一个员工都可以越级跟最大的?#20064;?#35848;论工作问题。王云龙因此也曾经在工厂里跟工人们倡导,每个人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直接跟?#20064;?#21453;馈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规则制定之后,突然有一天,?#24187;?#22899;工敲开了王云龙的门,进去之后,她哭着告状:“生产线上的人说我作风不正,他们怎么可以这样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此之后,越来越多工人因私人琐事要找王云龙倾诉。国内员工的?#36824;?#32844;业化,让王云龙担任了太多非工作相关的心理咨询工作。这个规则不仅不能让工作效率提高,反而让他自己都不甚其?#25319;?/p>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产线工人的管理也是个大问题。比如厂里的工人们会在摄像头拍不到的地方偷偷玩手机,但生产线是不能产生静电的。另外员工在产线上出了问题之后,可能会?#23460;?#38544;瞒,不会第一时间汇报,最后错失补救的良机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95后、00员的员工的思维方式也是50岁的王云龙不能理解的。?#26696;?#30528;干着突然就走了,工程师用物质奖励就可以留得住,但这些年轻的工人,物?#35270;?#24785;也不行,精神诱惑也不行。”王云龙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让他印象最深的一次事件发生在几年前。当时在工厂里面招了很多工人,这些工人按地域会分成有两派,一派是皖南,还有一派是湖北。两派之间经常闹矛盾,生产总监为了搞平衡,经常在两派之间收取好处,工厂氛围变得乌烟瘴气,工人们的情绪严重影响了生产秩序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云龙实在搞不定了,最后提拔了?#24187;?#29983;产主管来替换之前的生产总监,全权交给他管理。新的总监上任后效果立?#22270;?#24433;。他上任后的第一件事,就直接把皖南和湖北两派的带头人开除,?#23143;?#23545;着下面上百号员工说:“你们谁有意见,就是跟我过不去,后果你?#20146;?#24049;看着办。”这一波地域争斗很快就被平息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这名硅谷博士来说,不?#35270;?#30340;地方太多了。王云龙?#23143;?#20063;意识到,美?#28966;?#29702;在接地气的国内工厂里根本行不通,只有铁腕才能?#35270;?#24037;厂的生产之道。在这件事情之后,王云龙将此前他崇尚的美国管理方式统统废除,一切按照新的生产总监的建议执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述的周琨也持同样的意见,管理工厂态度一定要强硬。“我跟厂长定规则,只要不符合生产规定,罚厂长100块,一开始厂长不愿意,但他也是怕客户流失,最后就答应了。”周琨说,不要有博士的架子,该吵的时候就得?#24120;?#32467;果显示,工厂出错的几率大大降低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和王云龙相比,并不是所有博士?#21450;?#29983;产线视为另一个世界,更为入世的常琳则和厂房里的工人们都交上了朋?#36873;?/p>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常琳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,博士还未毕业他就跟同学一起创立了乐聚机器人。按常琳的说法,乐聚机器人的技术主要在于人形机器人?#25945;?#31639;法,目前已经在国内领先了四年的时间。换句话说,他们的人形机器人能够走得又快又?#21462;?/p>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乐聚公司的技术积累绝大多数由各个领域的博士完成,但在刚步入制造业的时候,常琳则算是毛头小将,博士不能解决的事情太多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调色。在常琳的公司生产塑料壳的时候,他们发现,一种白色,它的色号分很多?#37073;?#31245;微调差一点点的料就会有很大的差别,这个配比跟当地的环?#22330;?#28287;度、气?#38706;?#26377;很大的关系。天气热的时候一个样,明天变凉了又会变成一个样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博士们深谙的数学公式根本解决不了这样的问题。“我们当时真的完全束手无策。”常琳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还是产线上有经验的老工人拯救了他们。常琳回忆,当时工厂里的老师傅对这个事情了如?#21018;疲?#20182;说不上来有什么理论支撑,但是一调颜色就到位了,他们非常惊?#21462;?/p>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常琳的印象中,博士们是科学家,工程师则是像工厂里的老师傅这样的群体。他曾经以为,这两者可以合二为一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以为自己一方面可以做前沿的算法,一方面也可以了解配料、材料,量产的稳定性等等。”常琳说,但是机械这个行业的许多内容是科学家不能解决的,必须要像老师傅这样的工程师来解决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进入制造业后才发现,不是造出来酷炫的东西就可以了,人要有?#27425;?#20043;心。”常琳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博士们的赌注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科学家们曾经习惯于在美国朝九晚五的工作,但现在的王云龙一般早上5点多起床,8点?#30828;?#21040;进公司,每周?#24613;?#27874;于公司设在不同城市的工作地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云龙正考虑在生产线上置入最新的通信设备,让他可以在办公室中一?#33499;?#28982;生产的过程,减少对工人们的监控,把注意力转移至生产本身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早期在杭州英语角认识的的马云,已经手握巨大的商业帝国,而王云龙的公司依旧没有大规模盈利。但即便如此,王云龙仍然快乐地奋斗着,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倦怠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跟常琳同时期毕业的博士同学很多?#24613;?#22823;疆和华为高薪挖走。就在不?#20204;埃?#24120;琳和他的创业伙伴为了能够准时量产,在工厂通宵达旦熬了几个星期,甚至把身体都弄坏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目前,乐聚机器人的销售额已经达到了上亿的规模,利?#22763;?#35266;,公司已经朝着科创板的进军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琨从象牙塔的研究员化身为了工头,但目前他的公司正在收获越来越多的大客户订单,他也正将客户触角伸向更为前沿的医疗设备领域。最近,他正在引入更多的自动化产线。“让工人操作更简单,产线才更有效率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有黑科技,没有科幻,真实的科技创业故事只有无数的细节和?#25237;耍?#20294;这些博士们似乎正从不?#35270;?#21040;享受这个过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腾讯AI加速器导师、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?#26477;?#20219;教授周宏骐对界面记者说:博士这个群体其实跟普通群体并没有太多区别,在市场中角逐,对比的不是学历,而是生意能力。如果拥有核心技术,这家企业在商?#30340;?#24335;的建立中,会更有优势和话语权;如果有更强的制造能力,那么可以为他们的商?#30340;J教?#21319;跟高的效率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过往的科创历史中,不乏在技术光环下声名鹊起,却死于生产制造的科技公司。技术的魅力纵然让人憧?#21073;?#20294;大部分时间,这只是一个少数人?#26441;?#30340;世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端着技术的神话没有任何意义,要弯腰蹲下,让技术产业化,并对工业有充足畏惧之心。”这是接受采访的博士们的普遍观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如常琳博士在采访中多次对界面新闻记者强调,技术一定要让大众看得见,摸得着,这种技术才是有价值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来自界面新闻,记者:林腾,编辑:方园婧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立场。未经?#24066;?#19981;得转载,授权事宜请联系[email protected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,都在虎嗅APP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顶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点赞79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海十一选五平台 快乐十分玩法介绍图解 澳门赌场能随便进吗 红球第6位振幅 吉林快三网上投注 六合神童 甘肃快3直播 11选五中奖规则 平码复式四中四表图片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官方 辽宁十一选五最高遗漏 山东十一选五在线开奖 双色球智能选号器 贵州快3开奖公告 精准四肖中特 期特码玄机图